深陷在撒野的情绪里出不来了,勾起了太多负面的东西,仿佛踩在海绵上,稍一走神儿就摔在撒野的情境里,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信丞哥,当学霸。

2018还剩两个月了,确切地说再忙一个月就行了,我要好好收个尾,之后歇歇就准备过年了。


“来,丞哥抱抱。”

有广播剧真好。

泪点太低了,看到这也想哭,艹。

刚看完撒野,不知道该说什么,故事就该是故事,太贴近生活了不好,又恨又难过的……写得真好。

馅儿饼羊汤吃了,花蛤买了,还买了一包热乎乎的糖炒栗子。

灯泡换好了,叠着两个凳子换的,有惊无险,老子稳的很,天下第一,最牛逼了。

对于我来说,这种有事没事儿瞎逼逼的日子才是正常的,不讲出来,最后就得憋个大的,不好收拾。


“我想的比较简单……我就想找个阴暗的角落,跟你一块儿呆着。”——顾飞

厨房灯坏了,昨晚上以为没开,折腾了下开关就发现了,想起前几天拿着钳子给暖气片儿放气,修修补补的准备过冬,一股发霉带着灰尘的厌恶感挥之不去,跟着我好几天了,就不停的想起蒋丞转学到那个小城的日子,没他惨,住的地方干净宽敞没有老鼠蟑螂,有爸妈管,但是不妨碍我心里的阴霾和烦躁被这些逼着直线上升。

昨晚上看撒野看到四点才睡,没半个小时就噩梦惊醒,摸索着点了床头灯继续睡,有日子没开着灯睡觉了,甚至于都忘了惊醒时对黑暗的恐惧,我当它是个好事儿。熬这么晚也不过是想找个疏解的方式,如果一直忍着假装我很好岁月真他妈的静好,那反弹的时候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了,不如我以自己的方式放纵到底。

一会儿起床出去吃馅儿饼,...

1 / 2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