泪点太低了,看到这也想哭,艹。

刚看完撒野,不知道该说什么,故事就该是故事,太贴近生活了不好,又恨又难过的……写得真好。

馅儿饼羊汤吃了,花蛤买了,还买了一包热乎乎的糖炒栗子。

灯泡换好了,叠着两个凳子换的,有惊无险,老子稳的很,天下第一,最牛逼了。

对于我来说,这种有事没事儿瞎逼逼的日子才是正常的,不讲出来,最后就得憋个大的,不好收拾。


“我想的比较简单……我就想找个阴暗的角落,跟你一块儿呆着。”——顾飞

厨房灯坏了,昨晚上以为没开,折腾了下开关就发现了,想起前几天拿着钳子给暖气片儿放气,修修补补的准备过冬,一股发霉带着灰尘的厌恶感挥之不去,跟着我好几天了,就不停的想起蒋丞转学到那个小城的日子,没他惨,住的地方干净宽敞没有老鼠蟑螂,有爸妈管,但是不妨碍我心里的阴霾和烦躁被这些逼着直线上升。

昨晚上看撒野看到四点才睡,没半个小时就噩梦惊醒,摸索着点了床头灯继续睡,有日子没开着灯睡觉了,甚至于都忘了惊醒时对黑暗的恐惧,我当它是个好事儿。熬这么晚也不过是想找个疏解的方式,如果一直忍着假装我很好岁月真他妈的静好,那反弹的时候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了,不如我以自己的方式放纵到底。

一会儿起床出去吃馅儿饼,...

那个预售,就我一人儿订了,难道是成品有毒么,为什么啊,搞得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……

今天真是不太好,特别累,中午睡了好长时间,晚上也完全没状态,看了一会儿杀破狼,又听了半天的默读,动手弄了一锅莲藕排骨汤,明早上班儿前添水插电,中午就能吃了。

总觉着最近虚的很,特别虚,头疼也能疼出一身的汗,很消耗体力,屋子但凡热一点儿就心浮气躁的学不进去,冷了也不行,上下牙打颤的那种冷,冷到了心尖儿上。

想快点儿调整状态,再这么耗下去恐怕莲藕排骨汤也救不了我了……最近是迷上了莲藕排骨汤,这种透心凉的天气,再没有什么能比得上那一口热汤来的熨帖了,每次想着家里煨着的热汤,好像连带着对这地方的厌恶也减少了些。

不要这样,平常心,平常心,平常心,马上就好了。

霍郸vs王伯,阿琮怕是要精分了【摊手

1 / 246